871 漂没

南部非洲的总人口,就跟英国的疫情一样,从1911年开始就一直是550万,不增不减。


实际上在世界大战爆发后的这四年内,仅仅是鲸湾一地移民局,登记的新移民就在300万人以上,这些都是来自欧洲的白人。


除了鲸湾以外,爱德华港是南部非洲有一大新移民登陆地,来自远东的移民都是从爱德华港登陆南部非洲,然后再坐船或者坐火车前往南部非洲各地,因为南部非洲的具体情况,爱德华港移民局的统计数字联邦政府并没有掌握,除了尼亚萨兰州相关官员,谁都不知道这些年来有多少人通过爱德华港来到南部非洲。


唯一可以肯定的是,这些年来,南部非洲的人口越来越多,不仅仅是开普、德兰士瓦、罗德西亚、尼亚萨兰一线,贝专纳和纳塔尔现在也增加了很多新移民,洛伦索马贵斯被南部非洲人戏称为“小尼亚萨兰”,刚刚纳入南部非洲版图的西南非洲和坦葛尼喀加起来,人口也已经超过350万。


这里的350万全部都是华人或者白人,具体比例不清楚有多少,反正华人远远超过白人,某些地区华人的比例为百分之百。


英国在南部非洲也是有情报机构的,据英国驻尼亚萨兰的情报机构估计,即便不统计非洲人,南部非洲的总人口现在也已经一千八百万,和南部非洲成立时的220万人提升明显,其中新增人口中,百分之七十都是华人。


英国在南部非洲也是有情报机构的,据英国驻尼亚萨兰的情报机构估计,即便不统计非洲人,南部非洲的总人口现在也已经一千八百万,和南部非洲成立时的220万人提升明显,其中新增人口中,百分之七十都是华人。


这一度成为英国政府眼中的隐患,但是随着世界大战爆发后,南部非洲的华人表现越来越出色,这个隐患的重要程度明显降低,南部非洲司法部的统计表明,华人比白人更易于统治,更稳定,更守纪律,也更容易相处,南部非洲很少有华人犯罪,但是白人犯罪的比例却很高,比非洲人犯罪的比例都高。


与此同时,南部非洲的华人还更善于理财,统计数据表明,大多数情况下,华人农场主经营的农场,在三年内即可扭亏为盈,之后经营状况就非常稳定,很少有华人农场主经营的农场破产。


相对来说,白人农场主管理农场的能力远逊于华人,同等条件下,白人农场主经营的农场五年都不一定能扭亏为盈,很多白人农场主经营的农场会莫名其妙陷入经营困难,然后经济破产,农场被银行没收,农场主沦为穷白人,或者是再次离开南部非洲,到其他国家比如加拿大、澳大利亚重新开始。


一个可以肯定的事实,这些破产的农场主即便换一个地区重新开始,他们的悲剧也会大概率再次重演。


其他地区可没有南部非洲这样负责任的政府和好说话的银行,别的先不说,银行的贷款利息都要高很多的,同时存款利息又很少,或者是根本没有,再或者是需要储户交钱,银行才勉强愿意为普通人提供服务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