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记(2)

在引水船的引领下,唐王世子所乘坐的战舰,缓缓的在驳船牵引下,入驻军港的泊位。


巍峨的舰船,抵靠码头。


旋即,码头上传来了钟鼓琴瑟之声。


乐队开始奏响大唐王室,颂扬其先祖的《唐王破阵乐》。


说的是唐武王李陵在临终时,回忆自己一生戎马生涯,并追述先祖老子李耳的光辉一生,并教训世子明王李玄机,要求他立誓扶保大汉,以天下为己任的故事。


乐声开始激昂而宏大,仿佛有万马奔腾。


动辄产量就是几十万吨、百万吨。


反正,大唐旁直属天子的远西郡,这些年每年都发现了油田。


去年光是在大唐境内的二十三郡就卖了三十万辆出去!


而在大唐,成纪汽车制造公司出产的甲壳车,也是风行一时。


如今出行,都是乘坐长安汽车厂专门为天子打造的装甲车。


长安那边的张氏天子,早就弃用了马车这种东西。


但心里面却不免有些吐槽,这老刘家的食古不化!


唐王世子立刻上前回拜“不敢,有劳汉王世叔,有劳张尚书……”


一辆悬挂着汉王王室旗帜的马车,驶到唐王世子面前,穿着代表刘氏王室明黄色的儒袍的宫内大臣,从马车上走下来,来到唐王世子面前,屈膝而拜“奉汉王命,臣汉宫内尚书大臣张奉安,恭迎世子殿下!”


唐王世子连忙回了一个军礼,郑重而严肃。


身着传统的汉军黑色甲胄的仪仗队,立刻全体敬礼“致敬!贤明的唐王,老子之后,天下之子,西垂之主!”


年轻的唐王世子,在乐声中,从舰桥上走下去。


最终,乐声悠扬,似沉沉低吟。


随后渐渐低回婉转,悠扬慷慨。


烧油和用气可便宜了!


而在殷商大陆那边的卫家,也同样很豪气!


老卫家这些年迷上了养牛,一口气开了几百个牧场,专门向本土倾销牛肉、猪肉和鸡肉。


一年就能卖去上千万吨的肉类。


搞得本土的畜牧业几乎破产,数不清的农民开始给中枢写信,要求控制老卫家的倾销行为。


不过,中枢根本不理会这些事情,只是要求农民转行,并且愿意提供贷款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